首页>文苑广场   
  

父亲的光阴


2019-09-09 来源: 燕子山矿
【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

  前几天,我在整理房间时,无意中翻到家里的一张老照片。照片拍得是以前的老房子,年轻的男人坐在沙发上,正低头逗弄他怀里的小女孩,眉眼带笑。许是母亲将这一刻定格,让它穿越二十年的光阴再重现于我眼前,让我看到曾经年轻的父亲。
  年轻时的父亲曾经受过生活的困苦,在正午的烈日下卖过两分钱一根的冰棍;在刺骨的冷风中为了赚到当天的饭钱而卖力推销;也曾在昏暗的井下挥汗如雨……他虽为了生计吃尽苦头,却乐呵呵地感受生活的酸甜苦辣。年轻时遇到的挫折经过岁月的洗礼,最终变成了他的阅历,变成了一句他常教育我的话:“多学习,艺多不压身,做不做是一回事,会不会又是一回事。”
  犹记得小时候,全家住在矿上半山坡一处小院子里,父母将这一片天地打造成我儿时的乐园。在院子正中,父亲为我辟出一块地种满了喇叭花;在西南角,父亲为我摆上一张弹簧垫充当“蹦蹦床”。夏天里,父亲在两棵树中间挂起吊床,让我躺在午后的树荫下听蝉鸣,吹风看云。邻居家刚出生的小狗我抱回来养,学校门口卖小鸡小鸭的商贩也和我熟得很,就连无意中看到的新奇虫子我也要捉回来养着。父亲从来都是笑着说好,和我一起为它们搭屋建舍,母亲嘴上抱怨,却细心地帮我照顾着它们长大。于是,小小的院子里又多了狗窝、鸡舍、小鸭子用来游泳的旧盆和一群鲜活的生命。
  记得有一年我生日,清早刚刚醒来,父亲已经提着大包小包从市场回来了,我正围着他翻看刚买的食材,他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拿出一个毛绒玩具来,递给我说:“祝我宝贝闺女生日快乐!”我一把抢过玩具抱在怀里,欢喜得很,但又时刻记着母亲“家里用钱紧张,最近别乱花钱!”的叮嘱,便急忙问:“爸爸,娃娃哪来的?多少钱啊?你给我买的吗?”父亲开怀大笑,伸手弹我的脑门,“今天出门在路上捡的,不要钱!”我欢呼一声跳起来,扯开嗓子就喊:“妈,你快看,爸爸给我捡的娃娃,不要钱!”我雀跃又感怀,过生日真好,连上天都眷顾着我,赐予我惊喜。现在想来不由哑然失笑,这哪里是上天赐予的惊喜,分明是一位父亲在灰暗的生活里为女儿编织的彩虹。
  “时间是一只藏在黑暗中的温柔的手,在你一出神一恍惚之间,物走星移。”追忆过去,二十年好似一瞬,拿着有些泛黄的照片,往事历历在目,逝去的光阴却再也回不来了。
  二十多年的时光,曾坐落在山头的老旧平房也已消失,所在之处变成了一片树林;二十多年的时光,小女孩已经长大成人,曾经抱着她的男人也不再年轻挺拔。
  他似乎变化很大。
  他开始发胖,额头上堆了几条褶子,事情一多褶子就变深,变白的头发也不再频繁地去染黑;他开始喜欢穿运动鞋,爬楼梯时带着微喘,早晨去公园晨跑时会对我说:“你先跑吧,不用等我。”;他开始尝试少抽烟不喝酒,按时喝降血压的药;他开始唠叨,变得固执,一些简单的事情也要喊我过去问半天……
  “闺女,看什么呢?快来,给你买了豆腐粉儿,是你爱吃的那家……”父亲刚从外面回来,身上还带着早春的凉意,他兀自脱下鞋子,进厨房给我取碗筷,我跟过去,倚着门看他。北方的早春乍暖还寒,他还穿着薄薄的外套,一边嘟哝着“趁热吃”,一边弯腰伸手去橱柜取碗筷,另一只手上拎着的袋子正冒着热腾腾的气儿……望着那热气儿氤氲升腾,我与父亲二十多年来的那些记忆片段一幕幕闪过,我突然感怀,他看起来变化很大,但其实一如既往。
  他还是像从前一样,记着我的喜好,看到我喜欢吃的食物便给我买回来;他笑起来还和从前一样,开朗、坦荡;他还是那样能干,家里的电器出了问题,拎过工具箱就开始捣鼓;他还是那么睿智,总是轻易帮我解决困扰多时的问题……
  二十多年来,我逐渐长大,性格却越来越急躁,今日事今日毕,忙着奔赴人生的下一个战场,我大步地往前走,头也不回;父亲却逐渐慢了下来,改掉从前冲动和易怒的脾气,默默地跟在我身后,等我受挫,等我累了,在我无助地转身时,给我一个温暖的拥抱。
  二十年的光阴,一切都变了,但那些爱的记忆依然如初,那些为爱保持的习惯,仍将延续下去。(作者:彭华)